抱紧一只喻文州

囚之以爱(黑社会老大黄X高中生喻)

摸鱼again…
报之以身的姐妹篇,写完黑老大喻X高中生黄忽然觉得倒过来更带感,于是脑洞又开了…
那什么下药肉梗…待我写完这篇炖一炖?

01

喻文州自认自己做事虽说不上算无遗策,但好歹也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因而不后悔,不犹豫,只要坚定地走下去就好。
然而这两天,喻文州却很是苦恼。
他侧过身望了望窗外,一个戴着墨镜的人瞬间鲤鱼打挺般从花坛上站了起来,抬手敬礼,然后中气十足一声吼:
“喻哥有何吩咐!”
喻文州的教室瞬间安静,44双眼睛齐刷刷看向他,当事人喻文州不慌不忙转回目光,慢条斯理地继续写作业。
然而他的内心,其实是万马奔腾的。

这事情要回溯到五天前。
喻文州晚自习下课回到自己公寓门口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空中稀疏浮着几片铅云,掩得月色寡薄,喻文州有那么一点夜盲,不留神就踢到了什么。
“靠靠靠谁踢我!微草的人太卑鄙了!我都割地了你们还回来偷袭!”不明物体发出一连串噪音。
“对不起,我没有看到地上有人。”喻文州一边道歉一边弯下腰,“我家就在楼下,过去处理一下?”
地上的青年浅栗色的发,黯淡天色下看不清表情,只能依稀感觉到他的五官微微扭曲着,似乎是被踢到了伤处。耳垂那儿一小颗耳钉折射出一点萤光,轻巧而突兀地,就落入喻文州的眼里,他的心莫名就软了一下。
“你家?”黄少天皱眉,眼底划过一丝警惕。
“就我一个住。”喻文州解释道。
“什么!”黄少天眼里的警惕更重。
“……”
喻文州放弃了交流,一把抓过他的胳膊揽住自己就往公寓里走。

“我要告你绑架啊!我没说要来你家吧没说吧,你怎么能擅自把我拖过来呢…对,是拖啊!你对待个病人,还是被你踢中的病人,就不能温柔一点吗?”黄少天虚弱地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着随着喻文州来来回回的走动而丰富起来的桌面,一边执着地喋喋不休。
喻文州没理他,自顾自忙着。
“这年头哪有这么好心的还玩什么拔刀相助,我说你是不是见色起意对我有企图啊…”黄少天没得到回应愈发寂寞,“我告诉你啊你别想了就凭你个小毛孩,才高中生吧看上去?我就算受了伤…”
喻文州停住了,冲着他特温柔一笑,然后一把掀开了他的衣服。
“卧槽槽槽槽你要干什么!!!”黄少天凄厉一声嚎。
“上药啊。”喻文州把棉棒浸在碘酒里,不紧不慢地转了转,“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喻文州的动作很轻,微凉的触感带着一点点的痒顺着皮肤滑入神经,他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安静地任由喻文州给他上药。
眼前的少年专注地处理着他的伤口,被灯光打亮的侧脸柔和而安宁,像是有一种定人心神的作用,让他这两天的焦虑奇迹般地缓缓淡去。
“你叫什么?”他突然问。
“喻文州。”喻文州依旧关注着手中沾着药水的棉棒,头也不抬地答。
“哎,这名字好。”黄少天点点头,“高中生?哪个高中的?”
“荣耀。”
“哎哟高材生啊,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蓝雨?我跟你说我们蓝雨…”
“药上好了。”喻文州打断他的话,将药水碘酒和纱布重新收拾回药箱,“要休息一会再走吗?”
黄少天迟疑了一瞬,然后抬起脸嬉皮笑脸的说好啊,文州我饿了有吃的吗?
他连着两天研究微草的货运线路,几乎没合过眼,加上被伏击,此刻精神和肉体都已疲乏到了极点。
但此刻依旧不是睡觉的时候,到手的线路图他还没研究出来,而微草的货,明天到港。黄少天叹了口气,从口袋夹层里拿出辛苦到手的情报,继续琢磨了起来。

喻文州端着煮好的鱼片粥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黄少天已经睡着了。他半边脸压在桌子上,呼吸均匀平和,睡得十分安稳的样子。
喻文州想了想,却没打算把他挪到床上去,生怕将他吵醒。黄少天的警惕心强,他从一开始就明白,那人看上去笑嘻嘻得说个不停,然而从眼底到眉梢却都是冷意。
他动作小心地把粥放进保温盒,关了头顶略刺眼的白炽灯,抱着本书就窝在了旁边的沙发里。
客厅里温黄一盏台灯,像是深海中的光线,丝丝缕缕地温柔了夜色。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本能地一惊,然后迅速打量四周。
“你醒了啊。”喻文州揉揉眼睛从书本中抬起头,“粥还要喝吗?”
“啊粥…”黄少天还处于对自己竟然毫无防备地在这么个陌生地方睡过去的惊恐中,答得含糊潦草。
喻文州笑笑,转身去厨房拿保温盒,而当他回来的时候,黄少天的眼神却变了。
“你看过了?”黄少天扬扬手中的纸,脸上笑容不变,声线却透着一种危险的哑。
“看过了。”喻文州诚实地说,“对不起,我原先以为是我不小心落在桌上的纸,没想到是你们的线路图。”
“线路图?你看得出这是线路图?”黄少天一愣。
喻文州点点头。

02

“文州啊!恩人啊!放学啦?”
第二天喻文州刚踏出校门,便看到一张大大的笑脸。黄少天从车窗里探出头,笑眯眯地招呼他。
“文州啊我这次能截了大眼的货都是你的功劳啊!哎我跟你说我们蓝雨虽然不怕他们但是确实在这种要绕弯弯肠子的地方弱了点,每次都吃他们的亏!现在不怕啦文州你来给我们当军师吧!这样我们就不…哎哎哎!文州你别走啊!”
两个小弟冲了上去一把扯住喻文州,“天哥跟你说话呢聋了?!”
“谁允许你们碰他的!”黄少天急了,一下从车子里钻了出来,伸手一个爆栗,“这是我们蓝雨的军师!以后看到了喊喻哥!”
“是!”小弟应得气势震天。

喻文州本以为黄少天不过是心血来潮,没想到这人却仿佛跟他耗上了一般,不管他是故意磨蹭还是提前早退,后门小道还是翻墙逃遁,只要一走出校门,就能看到那张永远灿烂得像是要发光的脸。
“文州,要来当军师吗?”

他第一次后悔当时救了黄少天,他不可能跑去当什么黑社会的军师,而那个人就像是不知道认输两个字怎么写一样,执拗地闯进他的世界就不肯走了。
后果就是自己的生活真的被打扰得不轻,喻文州叹了口气看着黄少天。
“我不想来蓝雨当军师,少天要是实在不肯放弃的话,我只好不见你了。”

03

喻文州住宿了。
黄少天得知这个情报的时候罕见得有些沉默,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这让前来报信的小弟有些不安。
一排人眉来眼去地用眼神斗智斗勇了几秒,落败的郑轩苦着脸走了过去。
“黄少怎么了?”他试探性地问。
“哎你说,他是不是特烦我?”黄少天抬起头,特别认真地看他。
不要问我这种显而易见到谎话都说不口的问题啊…郑轩要哭了…
“可能有一点点?”郑轩硬着头皮说。
黄少天凉凉瞥他一眼。
“不!我想军师他不会这么想的!”郑轩痛哭。
黄少天想了想。
“把他身边的人都撤掉吧。”他说。

喻文州发现那个在学校里如影随形候命的小弟不见了。外面的花坛边空无一人,几株久未修剪的玫瑰孤零零站在那。窗户被阳光照得明晃晃的,他忽然觉得有点刺眼。
同桌趴在桌子上看过来,“文州,他们不缠着你了?”
喻文州没说话,幸福来得太突然,他觉得自己还没反应过来。
午休的时候徐景熙跑来问他吃什么,食堂的饭菜实在不忍下咽,厨子不知是什么地方人,口味重得可以,恨不得在他们的米饭里都放上辣椒和蒜。喻文州和徐景熙吃过一次后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外面的小馆子。以往俩人都是一块行动,自从黄少天出现后,喻文州都是让徐景熙打包带回来。
“我和你一起去。”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整着课本。
“嗯?”徐景熙有点诧异,“外面那伙人不找你了?”
“不找了。”喻文州的手顿了一下,继续整理完课本。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笑了笑,目光竟像是有些落寞,“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找了。”

黄少天真的没有出现。
喻文州从跨出校门就开始留意,门口,路灯,饭馆,以往黄少天待过的地方都静悄悄,人来人往的,却映不入喻文州的眼底。
一顿饭吃得心不在焉,徐景熙看出来他不对劲。张了张口到底没说什么。喻文州抬头给了他一个没事的笑,低下头笑容又消失了。

下午的课他有些出神,一晃两节课就这么过去了。其实黄少天对他真不坏,喻文州有些恍惚地想。父母常年在国外,家里有生气的不过两条锦鲤和一株仙人掌,余下便是清冷一片。但黄少天会跟他说话,一个人,偶尔带着郑轩,却让整个家闹腾起来。尽管大部分时候喻文州并不会回答他,但他说的话,他都有听进去。
现在不过是回到以前罢了,喻文州定了定神翻开了作业本,毕竟自己总不可能真去当什么军师。
嗒,嗒嗒。
窗户边传来细小的声音,喻文州戴上了耳塞,他做题慢,又浪费了一个白天去想黄少天的事,眼下再不专心,怕是来不及。
待他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放下笔来的时候,晚自习已经结束。教室里只剩下一两个人,白亮的灯光照得屋子空荡。
喻文州打开窗户想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冷不防一个人影撞进了他的视线。
黄少天坐在花坛上朝他招手,一双眼像是蕴蓄着一整个天空的星光。他像是有些委屈地指了指自己满是蚊子包的小腿,嘴唇一张一阖地翕动着,喻文州听不清。耳膜随着心室一起震颤,让他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晕眩感。
世界黯然失色,唯有眼前人。

04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对他的态度有点变化。
自从他躲他躲去了学校后,黄少天收敛了很多。一开始他两三天去看一次喻文州,时间也不过是陪着他从教室走回宿舍,后来他悄悄地把频率提高到了每天晚上,喻文州也不见有不高兴。昨天他甚至出现在了喻文州吃午饭的小饭馆,喻文州只是笑笑,拉开身边的位子让他坐下,如果没有对面那个煞风景的徐景熙,一切都很完美。
黄少天想了想,“郑轩啊,你也老大不小了,给你找个男朋友见见?”
泥煤啊!我才20啊!谁要你给我介绍男朋友!再说了…谁告诉你喜欢男人的啊!郑轩压力山大,痛苦地用眼神向身边的宋晓求救。
宋晓幸灾乐祸地冷哼一声,甩下一个无情的背影。

郑轩苦着脸看对面的徐景熙,徐景熙回给他一个茫然的眼神。旁边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聊得欢畅。
郑轩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作了什么孽,旁边两个秀着恩爱不说,黄少天还不时来两个威胁的眼神示意他去搭讪徐景熙,一顿饭下来徐景熙看他的眼神已经从最开始的友好变成了深深的惊恐。
“文州再见!”
郑轩心累地目送着终于吃完午饭的两个高中生,想自己的任务是不是终于结束了。
可黄少天并没有放过他。
“郑轩啊…我觉得,我好像不是只想把喻文州招来当军师…”黄少天依旧坐在餐桌上,透过玻璃窗,喻文州的背影已经变成了一个点,晃了两晃就没入了人流。他支起下巴,有点儿艰难地说,“我想把他抢来当压寨夫人。”

05

“不好了喻哥,天哥被人绑架了!”这天一个小弟急匆匆跑来喻文州的学校,张口就是求救。
“怎么回事?”喻文州皱了皱眉。
“天哥刚才出门想来找你来着,结果被人一个麻袋就绑了去。”小弟背诵着代理军师宋晓写的台词,“绑匪是谁不知道,但是我们的人跟踪过去发现天哥被关在了西柳巷的仓库里。”
喻文州转了转手中的笔,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你们是希望我去救少天吗?”
小弟点点头,不知怎么觉得军师的笑容好恐怖。
“那走吧。”喻文州拍拍衣服站起来。
“就走了?”小弟不可置信。
“救人不得赶紧么?”喻文州说。

“看来只能用苦肉计了。”宋晓冷冷一笑,铺开一大张白纸,拎了个最大型号的毛笔,开始指点江山。
“苦肉计?文州会吃这套?”黄少天有点迟疑,“再说了,苦肉计的前提是,他得在乎吧。”
“不虐一下他永远不知道自己心里怎么想。”宋晓大笔一挥,画了个身上写着个歪歪扭扭的“天”字的小人,然后一笔戳了下去,“第一步,绑架!”
黄少天被戳得心头一颤,追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等他来救你啊!”宋晓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悠哉哉回复。
果然…
蓝雨无军师啊!黄少天痛心疾首。
“细节呢…?”他挣扎着继续追问,“我被绑架了,怎么也不是他来救吧?”
“呵呵。”宋晓神秘一笑,“老大不用担心,一切自有安排,你乖乖躺平就好。”

“喻文州心脏手辣,必然会怀疑堂堂蓝雨怎么会找他救人,到时候你就告诉他…”宋晓调兵遣将完,开始一个个安排任务。
可是这个喻文州什么也没问啊…小弟心情复杂地呆了一下,试探着问,“军师需要人手吗?”
喻文州摇头。
“军师打算一个人去?”
喻文州点头。
卧槽这是军师还是白痴啊!我大蓝雨以后就要被他统辖吗!小弟在心里狂吼,嘴角一个抽搐。
喻文州忍住笑,抬眼认真看他,“事不宜迟,带路吧。”
仓库前的小弟们远远看到走来两个手无寸铁的人,以为自己认错了,仔细一看却真是喻文州。
十多个人个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喻文州到时必定带着我们其他兄弟赶过去,到时候打起来场面混乱,你们就看好时机假装缠斗,给他一个突围的机会!”宋晓拿着本《孙子兵法》说得头头是道,“然后,就看老大的了!”

喻文州镇定自若地信步来到他们面前,“劫狱。”
“就,就你们两个?”小弟2号也呆了,这和剧本不一样啊。
“不。”喻文州摇摇头,伸出一根手指,“就我一个。”
“靠!看不起我们是不是!”小弟3号怒,手里的刀子耍得百花缭乱。
“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原来以为没人看守的。”喻文州诚恳地解释,“那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啊…”小弟2号愣愣的,他哪能知道怎么办。
“我是你们的话会把我抓住打一顿,杀杀蓝雨的锐气。再怎么误会也是一个人过来单挑了,太不给你们帮派面子了。”喻文州好心指点。
“这,这个…”小弟2号的额头滚落了一滴汗,他恨不得能马上抽死宋晓,然而回去了他也不敢,宋晓位高权重,“我们,我们不打高中生…”
“这样啊,可我也不打算走…”喻文州很是苦恼地转了转眼珠,“要不然干脆放我进去吧?”
“这怎么行!”小弟3号脱口而出。
“怎么不行?”喻文州向前走了几步,一群人如临大敌般跟着倒退。
“好了,让我进去看少天吧。”喻文州的唇角弯起春风般和煦的弧度,“他等我很久了吧。”

06

“少天。”熟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黄少天平复好心里的激动,酝酿好表情,缓缓地抬起头,却在瞬间僵住了。
喻文州白净的脸上沾着灰尘,素来整齐的衣衫此刻脏乱不堪,他有些吃力地扶着墙,慢慢牵扯开一个安心的笑,“少天,你没事吧?”
黄少天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砸中,悔恨的情绪翻江倒海般涌来。他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不是说了不会伤害到喻文州,不会真的动手吗?!
黄少天闭了闭眼,三两下解开了绑住自己的绳子。他站起身,动作轻柔地将喻文州扶到一边坐下,声音静得听不出任何情绪,“文州,你就在这里,等我。”
离开的瞬间,手腕被轻轻握住,黄少天有些错愕地看他,喻文州展开一个狡黠的笑,眼底落着盈盈笑意,手腕一个用力。
“少天,我来教你什么叫苦肉计。”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07

“军师…军师他实在是太可怕了…”
“对啊…明明都看穿了,居然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才进去…”
“那个泫然欲泣的表情…我知道是假的都信了!”
“万一…万一老大信了怎么办QAQ?”






评论(49)
热度(887)

© 春山点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