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紧一只喻文州

报之以身(黑社会老大喻X高中生黄)

摸鱼…本来是块肉…
姐妹篇囚之以爱

01

黄少天被两个小混混拦住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要钱不要命。
他所在的高中是个小地方,镇子小,却不安逸,这儿的人鱼龙混杂,成日放学后打打群架的,动不动便是伤筋动骨。
黄少天还算安分,有些小打小闹,群架却从不参与,放学后便是乖乖回家,说是家,不过是一个收养当地孤儿的福利院,很多年以前建的,栉风沐雨的,如今已是陈旧而破败。院里条件也很是艰苦,他们几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周末出去打打零工,日子过得去。
这天刚巧是黄少天领薪水的日子,布兜里揣着一小叠钱,他藏得隐蔽,不知怎么却仍是被两个小混混发现了。

拳头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腹部被踢得绞痛,黄少天把布包紧紧抱在胸前,疼得蹲了下去。
今天穿的衣服是白色,又得洗了。黄少天恍惚想着,他不怕打,只是衣服别被弄坏了,又得买新。

殴打就是在这个时候停下的。
黄少天疼得几乎没了知觉,嘴角火辣辣的,反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那些人停手了。他有些困难地抬起头,入眼便是一个清隽的身影。
来人约莫二十四五的样子,正低头看他,漆黑的眼里潋滟着漫不经心的光,眼角出一颗淡淡的泪痣,让那本就柔和的五官平添了几分温润。阳光从背后倾洒在他的白衬衫,让他如同一团灿烂却不刺眼的光源。

“高中生打工的钱就不要抢了。”他淡淡吩咐着,嗓音低沉如提琴,带着些微一点鼻音,狠狠砸在黄少天心上。
两个小混混赔着笑脸点头称是,让开一条道说着老大慢走。

“喂,那个谁,你等一下。”黄少天摇摇晃晃站起来,用袖子擦了下脸上的污渍,然后咬咬牙从兜中掏出20块钱,“我的伙食费给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和地址好不好?”
三个人同时愣住,一个小混混反应快,抬脚就要往黄少天身上踹,“你他妈的当我们老大是牛郎啊!”
黄少天条件反射地闭上眼,那一脚却并没有落在他身上,他睁开眼,那人雪白的袖子上多了一点灰色。
“我叫喻文州。”他说,眼底落着清浅笑意,“你来Initial酒吧找我。”

02

喻文州再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是下一个周末的晚上,酒吧里的人匆匆跑过来告诉他有个高中生找他,见还是打?
喻文州笑笑,起身走向吧台。他一眼就看到了黄少天,他似乎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一双眼珠转啊转地四处看。
这酒吧设计得相当雅致,整个光影都是一片深邃的蓝,交错流转,清幽雅致。黄少天一身校服地坐在那,整个人干净地不可思议。
他很快发现了不远处的喻文州,眼睛一亮,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找我什么事?”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
“报恩的。”黄少天从书包里拿出一罐牛奶,“我帮忙送牛奶,老板每周奖给我的,给你。”
背后的小弟脸抽搐了一下。
“这里是酒吧。”喻文州并不接过,“酒”字上轻轻落了重音。
这声音还是那么苏啊…黄少天感慨。
他利落地收起牛奶,也不见失落,“你不要没关系,反正这也不过是个幌子。”
“幌子?那你找我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喻文州侧过身看他,流动的灯光落进他的眼,晦暗而幽深。
“想追你。”黄少天诚实地说。
背后的小弟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倒。

“你是男的。”喻文州竟似没有半分惊讶,同样态度诚恳地拒绝着。
“哎?你不是同性恋么?我打听错了?”黄少天愣了愣。
“卧槽你小子找死啊!”背后的小弟实在忍不住了,怒吼一声就想要动手。
喻文州挥挥手示意他退下,目光仍是停滞在黄少天身上,只是这次,眼里带了点笑意,“功课做得很足啊,可还是不行。”
“为什么?”黄少天问。
“你太小了。”喻文州答。
“我哪里小了!”黄少天皱皱眉,“再说了,你们这种,不就喜欢嫩的么?”
“哪里都小。”喻文州眼底笑意更深,语气暧昧地说。
黄少天愣了愣,一张小脸忽然涨得通红,“干什么干什么你!你会不会拒绝人啊哪有一边拒绝一边调戏的!”
“我忘了。”喻文州拍拍脑袋,一脸义正辞严,“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哪里小。”
黄少天头一次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想说。

“再说了。”喻文州转了转手中的酒杯,目光落在黄少天方才等他时摊开的作业本上,“你成绩不大好。”
“你们这行还关心这个?”黄少天气还没顺过来,夹枪带刺地回了句。
“我身边的人,要么能打,要么能算。”喻文州悠哉哉呡了口酒,“你又打不过我手下,只能走第二条路了。”
“哼。”黄少天把脸偏过去,迅速收拾好书包,一声道别也没说地走了出去。

“老大,要不要…”
“不许动他。”喻文州晃了晃手中透明的杯,琥珀色的液体流转如蓄满细碎星光的大海,像极了他此刻的眸子。

03

“老大,那个高中生又来了。”一个月后,又有人前来通报。
喻文州挑了挑眉走了出去,这次的黄少天却是颇有气势地站在那,看到喻文州也不说话,只是高傲地指了指摊在桌上的卷子。
“考得不错。”喻文州夸赞。
黄少天等了一会却没见下文,终于忍不住问,“就这样?”
“不然呢?”喻文州给了个疑问的表情。
“你上次说我成绩不好,现在我考好了。”黄少天提醒他。
“是没错。”喻文州点点头,“但还是不行。”
“这次又是为什么!”黄少天跳脚。
“你话太多了。”喻文州慢悠悠点了杯鸡尾酒,“喝吗?”
黄少天瞪他一眼,不说话了。

喻文州身后的小弟最近觉得心有点累。
自从那天起,黄少天每晚都会来Initial,也不说要找喻文州,随意挑了个位置就坐下,翻开书开始写作业,整个人散发着“我很用功不要烦我”的气场。
喻文州知道后想了想,吩咐说把“蓝雨”单独划给黄少天用。
小弟有些不明白,“老大,你是觉得他一个高中生在那写作业影响生意?”
喻文州摇摇头,“吧台太闹腾,会吵到少天。”

我前阵子是不是不小心劫了我未来的大嫂,还有救吗?小弟默默地泪了。

04

又是一个月过去,黄少天对自己的表现很是满意,他招招手唤来喻文州。
“近来慎言,满意否?”
“很满意。”喻文州眼睛弯弯,“可还是不行。”
“卧槽还有什么你一次性说完行不行?!”黄少天跳脚,“做事慢吞吞的怎么说话都吊人胃口!”
“我一早就说了呀,你太小了。”喻文州也不生气,“是你没听进去。”
“那…怎样才算不小?”黄少天忍住想扇他一巴掌的冲动,挣扎着问道。
“18?”
“…年龄?”
“……年龄。”
黄少天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05

时间匆匆流淌,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像是拉上了发条的八音盒,吱呀呀转出绵长而温暖的音节。
Initial的众人早已习惯了这个少年的存在,除却他打工的时间,一有空就会往这儿跑。到最后喻文州直接让人给他配了把钥匙,让他白天的时候也能进来。黄少天倒也不是次次找喻文州,有时候安静地写会作业,但更多的时候便是和他们插科打诨。
黄少天脾气好归好,却容易炸毛,喻文州的手下乐得逗他,一来二去,竟也成了好朋友。

这天天气出奇得好,天湛风暖,云朵游弋,阳光融融得让人骨头都要化掉,黄少天拿着钥匙打开门,抬眼便看到宋晓郑轩一群人围在那打扑克。
“哎这个我会我会,给我让个位置呗!”他兴致高昂地挤过去,一下抢过了郑轩手中的牌。
“…大嫂!”郑轩哭着脸看他,“我才刚摸到牌呢,要不你欺负宋晓去?”
“去去去,谁是你大嫂!我和喻文州这不是还没在一起么?再说了,就算在一起,怎么看都是我攻他受吧?”黄少天白他一眼,抢过牌打了起来。
………这尼玛还真没看出来。你俩没在一起没看出来,你攻他受更加没看出来。郑轩给了个复杂的眼神,不过这话他不敢说,这小姑爷发起飙来倒霉的还不是打不能还手骂不能还口的他们。
“黄少啊,最近听说个事没?”宋晓眼睛骨碌转一转,忽然冒出个恶趣味。
“什么事?”黄少天正专心看着手中的牌,没注意到他的小表情。
“我们老大最近…又养了个男的,比你还小,看上去才十四五岁。”宋晓绘声绘色地描述着,“看上去特有精神,一笑有个小酒窝。”
“啪!”黄少天牌一扔,脸色变得有点不好看,“十四五岁?喻文州…把他带在身边?”
“那叫一个形影不离。”郑轩心痛地看着一副好牌就这么没了,恶意添油加醋。
“靠!喻心脏!嫌我小!自己玩到初中生头上去了!”黄少天恶狠狠地骂着。
“大嫂不管管?”徐景熙也凑过来煽风点火。
“管!怎么不管!让那心脏给我出来!”黄少天仗着喻文州这个点不在,气焰嚣张极了。

“心脏是说文州哥哥吗?”
一个略稚嫩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一个少年咬着棒棒糖,听得津津有味。
“大嫂大嫂就是他!”宋晓暗搓搓地提醒他,“大嫂快上,我们支持你!”

“小鬼,你叫什么?”黄少天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靠,别的不说,长得还真是嫩。
“我叫卢瀚文。”少年看上去很是淡定,“你就是黄少天吧?文州哥哥跟我说过你!”
“没大没小的黄少天是你叫得么!”黄少天高冷地瞥他一眼,“我是正室你是偏房,懂点规矩行不行?”
“那叫少天哥哥?”卢瀚文歪着脑袋。
“这还差不多。过来过来!”黄少天满意了,“我问你,喻心脏…晚上带你回去吗?”
“当然啊,我每天都和文州哥哥一起睡!”卢瀚文诚实地答。

我次奥!不活了!黄少天悲愤欲绝!
“那,那你们晚上都,都…”
“我看不下去了…这还正室…仪态尽失啊…”郑轩捂住了眼睛。
“…都干嘛?”黄少天磕磕绊绊,一句话总算是问了出来。
“睡觉啊,还能干嘛!”卢瀚文一脸莫名其妙。 黄少天彻底安静了。 

06

喻文州觉得今天的黄少天有点不对。
黄少天的发色天生带着点浅棕,一张脸轮廓分明,安静时带着几分凌厉的锐气,但一看到他却是整个明亮起来,笑一笑如同初升旭日,晃得喻文州整个心都被高高拎起,然后如坠落般得失重。
而此刻,他却是一本正经地坐在那恶狠狠喝着果汁,塑料的软管被咬得变了形。
“少天?”
黄少天分明听到了他的声音,戳着冰盘里冰块的手顿了一下,却不作声,继续狠命咬吸管。
“怎么了?”喻文州有些不安,黄少天容易炸毛他知道,却鲜少看到他不理自己的样子。
“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还是找你的新欢去吧。”黄少天仍旧不看他,语气沉痛地背诵着花了一下午写好的台词。
喻文州嘴角抽了抽,转过身凉凉地看了眼郑轩,郑轩本就一边心猿意马地装作调酒,一边密切关注这儿,被喻文州一个眼神吓得手里杯子哐当落地,拼命摇着头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少天说的新人是哪一个?”喻文州给自己斟了杯酒,也不喝,拿着杯子慢悠悠把玩。
卧槽你还不止一个?!黄少天险些破功,表情有些痛苦地扭曲了一下,险险保持住了他认为的不动如山,“那个小的。”
“少天哥哥是说我吗?”卢瀚文探出脑袋。
“卧槽你个小鬼怎么每次都突然冒出来!吓谁呢!”黄少天惊叫。
“你每次都说我坏话才会吓到的,文州哥哥说了,这叫…”卢瀚文歪着头想了下,“做贼心虚?”
喻文州笑了笑,“少天,这是我表弟卢瀚文。”
表弟!?他觉得自己被一个霹雳砸中了,扭头望望,那群骗子早就不知道躲哪去了。
“他知道他知道!我们之前就见过了!”还没等他说什么,卢瀚文就接过了话,“他让我叫他少天哥哥,还说他是正室我是偏房!”
“闭嘴闭嘴闭嘴!小鬼你懂不懂什么叫非礼勿言!”黄少天惊得一把捂住卢瀚文的嘴,赔着笑看喻文州,“我看你表弟天真可爱无邪跟他开开玩笑…”
“那少天哥哥还说什么了?”喻文州伸手救回了卢瀚文,循循善诱。
“还问我晚上跟你做了什么。”卢瀚文说。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耳根都快要烧起来了,这些话他也就敢跟宋晓他们说说,当着喻文州的面,他连拉拉他的手都不敢。
喻文州好像说了什么,他已经听不清了,匆匆三两下收拾好书包就跑了出去。

07

“少天,睡了吗?”
“少天,你刚才走得急,东西落我这儿了。”
一张图片传了过来,竟然是他下午写的那张草稿,密密麻麻不是“以退为进,敌不动我不动”就是“反间计,苦肉计”。黄少天的脸瞬间又烧了起来。
继续装睡!不理他!最近不去酒吧了!
“少天,其实我觉得,你直接用最后一条,早就追到我了。”
黄少天看了眼自己涂鸦的最后一条,“美男计”…
“我去喻文州你又调戏我!老子不追你了!”
“你心脏!教出的手下心也脏!合伙欺负我是不是!”
“我要去找如花美眷去!不跟你们玩!”
他被刺激得噼里啪啦发过去一堆话,手速快过脑速的后果就是喻文州不回复了。
他知道喻文州手速慢,等了5分钟,那边却愣是没来一条消息。
“…其实我刚才是在气头上…谁让你这么闹我呢…”
“一时冲动的话不能放在心上…”
“喻文州你别不说话啊…”
“我错了…”
“不找如花美眷了还不成吗…”
“……我现在对你用美男计还来得及吗?”
“少天,开门^ ^”

黄少天一个激灵跳下床,跑过去拉开门,果然看见了门外的喻文州,他不可置信地压低了声音,“喂,福利院这么多人你来找我做什么?”
喻文州的眼里像是落着繁星般温柔的光,话出口却依旧是熟悉的调戏,
“我来告诉你,我和小卢晚上不做什么。”

本来…是想随便炖块肉,结果写到一半才想到没有不老歌也不会做链接…原来准备的下药梗用不上了QAQ



 其实写完突然感觉黑社会老大黄X高中生喻…也挺带感的…?

评论(52)
热度(1155)

© 春山点墨 | Powered by LOFTER